亿软小说 > 科幻小说 > 丝路风情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肖雅意外怀孕
最新网址:www.iyruan.com
    肖雅到上海已经几天,也杳无音信。刘家琪就孤零零一个人呆在家里,有时候连吃都没有着落,没有办法,只得到刘家兴家混饭吃,好在刘家兴和姚小莹并不计较。

    “刘顺恒丝厂”不到三天,老厂重新恢复了生产,缫丝车也增加到了二十台,人气也恢复了。一些厂家也开始上门推销生丝。刘家琪又一副神气活现的样子在厂里走来走去。他来到小琴丝车旁。低声地说:她去了上海,晚上你到我家里去。

    小琴没好声的说:你干吗,我去填空吗?我才不干呢。要到人家了,死也能说出个活的来,不要人家了,就死人不管。

    刘家琪嬉皮笑脸地说:哪里对你死人不管了?

    小琴说:他当众羞辱我,还打了我的耳光,你说她了吗?

    刘家琪无奈地说:好了好了。两个人打了个平手,你也不是个什么软桩头,可以随便敲的。还是听话,晚上我等你。

    小琴扑哧一笑,不语。

    小琴心想:不管怎样,他毕竟是南浔镇上的大老板,他平时出手也很大方,第一次满足他,他就大大方方给了十万,这是个什么概念,辛辛苦苦做一年的年薪才几十块大洋,能够搞到一点何乐不为呢?何况,肖雅又不在,也要不到提心吊胆做事。于是,吃罢晚饭,还特地打扮了一下,鬼使神差地来到刘家琪的住处。

    刘家琪见小琴进来,满脸堆笑地迎上去,把门一关,就要去体验小琴的体香。

    小琴一把推开刘家琪。说:慢慢的,我有话要和你说。

    刘家琪笑着说:又有什么条件要说?

    小琴说:我问你,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?

    刘家琪笑着说:那当然了。一天不见到你,我心里就慌得厉害。不信,你摸摸我这里。于是,拉着小琴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小琴缩回自己的手。说: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。我相信你对其他女人也会这样说。我不要听你说的,我要看你做的。

    刘家琪笑着问道:那你要我怎么做?

    小琴说:我不管,为了表示你对我的真诚,口说者虚,眼见为实。反正我每来一次,你就给一万块。

    刘家琪一听开始吓了一大跳。他心想:如果来一百次,差不多半个厂就没有了。迫于好久没有了,只得勉强地说:好好我答应你。

    完事以后,小琴躺在刘家琪身边,笑着问道:哎,你就放心让肖雅一个人在上海,不怕她“饿”了在外面找“野食”吃?

    刘家琪笑道:鞭长莫及,管不了那么多。我也不是同样在和你睡觉,他也同样管不了吗?哈哈。

    小琴笑着说:你这种心理状态,倒让人有点费解。

    刘家琪笑着说:男人女人不都一样吗?哈哈。

    肖雅到了上海那么多天,“丝行”门口都没有到过。整天就和陆连奎混在一起。反正,吃住都不要钱,有时,陆连奎还给她带来好吃的,好的衣料、首饰之类的。但规定她不能离开屋子。

    这几天,肖雅自我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头,人总是感觉懒洋洋的,整天想睡,有时还有感觉导游恶心。肖雅担心自己是怀孕了,她也知道,自己有一段时间没有例假了。按理说女人知道自己怀孕了应该感到高兴,可是肖雅高兴不起来。她真的搞不清楚,如果怀孕了,肚子的孩子究竟是谁的。如果是刘家琪的那倒好说,那是名正言顺的。但差不多时间里,亨利、陆连奎、刘家琪三个人都和自己发生过关系,所以,三个人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。如果是陆连奎的,还马马虎虎,只是等孩子长大了才看得出来像谁,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这周边的例子不是没有的。但如果是亨利,一生下来大家就知道,那是个混血儿,不说人家也一目了然。尤其是亨利这个人,不仅仅欺骗了自己的感情,让他白睡了那么多次不说,差点儿这个家被他骗得倾家荡产,还多亏了这位陆大哥,总算挽回了损失。如果真的是陆连奎的孩子,那倒也好,给他生个孩子,也算对他的一种报答。但如果是亨利的那怎么办?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,如果以后知道父亲是谁,让孩子如何来面对?想来想去真不知如何是好。不管怎样先想办法确定是不是怀孕了,如果是,只得和陆连奎说自己是怀了他的孩子,以后慢慢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晚上,陆连奎回到住处,见肖雅已经懒洋洋地躺在那里,陆连奎还以为她已经在那里等自己呢。于是,脱了衣服,就要趴到肖雅的身上。肖雅使劲推开陆连奎。说:老公,和我您说一件事,这几天,我总是感到人很不舒服,恐怕,恐怕我已经怀上了您的孩子。刚怀上应该不要做那事。

    肖雅原以为陆连奎听到自己怀上他的孩子一定很高兴。谁知陆连奎皱着眉头说:怎么会这样呢,我们也只是玩玩而已。你怎一点都不注意呢,那怎么办?

    陆连奎的话‘只是玩玩而已’,给了肖雅当头一棒。肖雅问道:怀了你的孩子难道你不高兴吗?

    陆连奎直截了当,赤裸裸地说:有意欢乐,无意生子。

    肖雅这才意识到,女人生来就是让男人玩的。

    陆连奎接着说:那这样,今天归今天,明天归明天。明天你自己去医院检查一下,如果果真是怀孕了,就把它做掉,否则,以后叫我还怎么玩呀。一边说,一边就去解衣扣。

    肖雅像被一盆凉水从头上浇下来。万万没有想到,这种男人会怎样。于是,像一只杀白的猪,第一次毫无表情,毫无反应,毫无感觉地躺在那里,任其宰割。

    事罢以后,陆连奎躺在那里,不满地说:你今天怎么啦,像一头死猪,毫无反应,多少没有劲啊。

    肖雅无奈地说:也许你们男人都是这样,只图一时的痛快,过了就什么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肖雅一个人无奈地来到医院。

    一位老中医诊着肖雅的脉。微笑着道:夫人,恭喜您,您有喜了。

    肖雅听后却高兴不起来,一脸的沮丧,一脸的无奈。她真不知道肚子的孩子究竟是谁的。而且,陆连奎很明确如果自己真的是怀孕了,陆连奎就是要他把孩子做掉。

    老中医笑着说:夫人那我给您开几服包胎药,你也要好好注意休息,特别是近三个月,尽量不要同房。

    肖雅苦笑了一下。说:谢谢老先生,保胎药也不用开了,我回去和我的男人商量了再作道理。
最新网址:www.iyruan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