亿软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穿成炮灰女配她妈在综艺爆红了 > 第57章:奇怪的女人
最新网址:www.iyruan.com
    「这郑翠芬这回是真怕了,快瞧她,都流猫尿了。」

    「可不咋滴,被警察带走,真要坐牢的,谁让她打人来着,这回算是踢到铁板了。」

    吴奶奶家的大儿媳,也就是郑翠芬,毫无形象的撒泼打滚,连头发上都是泥土。

    季安之看的目瞪口呆,世上还有如此不要脸面的妇人,也是长见识了。

    徐艺菲看她这幅模样,冷笑着说道:

    「别以为你装疯卖傻就能逃过法律的制裁,你打了我,这事儿没完。」

    郑翠芬惊怒交加,抓起一把泥土就往徐艺菲身上扔。

    她指着徐艺菲破口大骂道:

    「去***!你们害死我婆婆,还想抓我坐牢,还有没有天理了?」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来,出勤的民警不乐意了,严厉警告道:

    「你不要乱说话,不然别人可以告你诽谤,怀疑家属的死因可以进行尸检,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。」

    警察的话音刚落,就听见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「别别别,警察同志别动怒,我们家婆娘就是个不会说话的粗人,她就是太着急了才会这样,真是对不住各位。」

    听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是吴奶奶的大儿子了,这吴老大倒是一脸和气,也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把拉起正在地上哭嚎的郑翠芬,凶神恶煞的瞪了她一眼,就这一眼,让原本还在撒泼的郑翠芬立刻消停了,乖乖巧巧的站在一边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吴老大客气的掏出一根烟递给警察同志,警察连忙摆手拒绝,吴老大可怜兮兮的说道:

    「警察同志,我妈不明不白的死在家里了,怎么就那么凑巧被节目组的人发现呢?这个多少有点不对劲吧,我婆娘怀疑也是很合理的啊。」

    警察同志严肃的说道:「节目组的人是见老太太一个人在家,又没人伺候吃喝,脑子又有些不太清楚,就想来送点吃的,要不是他们发现,人在家里发臭了你们都不会知道。」

    吴老大连忙摆手,嘴硬道:

    「那不可能的,我就昨天忙的太晚没去看我妈,虽然没功夫天天伺候她,但我不可能不管她的。」

    听见他这么理所当然的话,季安之有些不悦,冷冷的说道:

    「哪来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废话,现实情况就是,我们发现吴奶奶一个人在家中死亡,连具体的死亡时间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你身为人子,到现在连看都不看她一眼,反倒揪着我们不放,你有没有一点良知?知不知道什么叫孝道?」

    吴老大被她这突如其来的话弄的有些懵,等他反应过,立刻嬉皮笑脸的说道:

    「孝道?我又没饿着她冷着她怎么就没有孝道了?你们有钱人怎么能理解我们穷人的生存有多艰难呢,我天天伺候她,不用挣钱了吗?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眼里满是怒火,她压着怒意说道:

    「你母亲需要是你在她不能自理的情况下,给她收拾卫生,替她准备吃食,这只是最基本的需求,你就算是没有时间哪怕一天去一趟,也不至于让她这样。」

    反正人都已经死了,他毫不在意的说道:

    「您怎么说都是对的,反正我妈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儿子,不能把责任全算我头上吧。」

    老村长实在听不下去了,大声指责道:

    「当初你妈能干活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,能用的时候老太太就是香饽饽,谁家都不给接走,不能用了,就想摆脱她,哪有这么好的事。」

    吴老大敢跟季安之呛声,不过是因为知道季安之他们迟早要走,对他没有什么影响,又不是本村人,他

    压根不用买账。

    可老村长不同,这村里的大事小情太多,几乎都是村长张罗,他要是把人得罪了,可没好果子吃,也不敢吱声了。

    见他消停了,老村长客气的对着季安之说道:

    「多谢你们好心来看望老太太,不然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这事,后续的事情有我看着呢,你们忙你们的工作,就不用操心了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温和的点头答应了,她毕竟是外人,知道村规明约在当地的分量,也就不在插手。

    张海民跟警察同志打了招呼,留下徐艺菲跟着一起去警局做笔录,其他人都先回了农家乐。

    一路上余老师的心情很不好,拉着季安之的手,不禁感慨道:

    「这人上了年纪,说走就走了,吴奶奶也是可怜,连个遗言都没交代,也不知道临走前有多孤单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安慰的拍拍她,「人生无常,都会走这么一遭的。」

    余老师想起刚才那吴老大的模样就生气。

    「养那么多儿子有什么用,真老的不能动了,他们反倒互相推卸责任了,像吴奶奶这样的,老了就得自己有钱,有钱了儿孙自然往身边靠了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叹了一口气,「算了,咱们跟吴奶奶缘分浅,也算是帮了她一把了,多的就不能再管了,也管不了。」

    余老师点点头,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等他们回到农家乐,玩水的几个年轻人也回来了,一看到季安之,霍南辰就满脸着急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「小婶,我怎么听村民们说死人了,到底怎么回事啊?」

    季安之见他一脸被吓到的模样,赶紧解释道:

    「不用担心,是吴奶奶年纪大了,气温升高,没扛过去过世了,我们去看她恰好发现了。」

    她这么一解释,大家才放心下来,米娜看了一圈,没发现她妈的身影,着急的问道:

    「我妈呢?她怎么不在?」

    余老师笑着说道:「闹了一些小矛盾,你妈跟警察一起去做笔录了,放心好了,她不会吃亏的。」

    米娜身上还湿漉漉的,听余老师这么说,她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丁婕的脸上闪过幸灾乐祸,她笑眯眯的说道:

    「既然没什么事,那我们就先上去换身衣服,不然客人来了,不太雅观。」

    湿衣服穿在身上确实难受,所有人都先回房,一回到房间丁婕就把门锁上,拿出手机给米嘉行打电话。

    米嘉行的电话接的很快,他不耐烦的说道:

    「喂~你想干什么?不是说了不要在节目录制期间随便找我吗?」

    丁婕娇笑一声,嗲声嗲气的说道:

    「人家这不是来跟你通报消息的嘛,你那好老婆又惹事了,这回还到警察局去了,也不知道又干了什么好事。」

    米嘉行一愣,追问道:

    「她人怎么样?有没有出事?」

    丁婕按了免提,一边把湿衣服换下来,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:

    「这谁知道呢,我也是刚听到消息就跟你说了,你要是不放心可以给她打电话,既然那么在乎她,又何必招惹我呢,真是搞不懂你们。」

    米嘉行漫不经心的说道:

    「这跟你无关,你只要做好你分内的事就行了,关于生孩子这事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」

    丁婕眼里满是野心,她状似无意的说道:

    「你觉得徐影后会相信你说的话吗?」

    米嘉行淡定的回道:

    「她之前就有冷冻的卵子在国外,我就说找了个代孕生下的二胎,她不会有怀疑的。」

    丁婕讽

    刺一笑,「她是笃定你不会骗她吧?她要是知道,那二胎是我跟你生的,你猜她会怎么样?」

    米嘉行威胁道:「之所以选中你,就是因为你跟她长得像,我要儿子,但也没想过舍弃她,你要是想拿钱,想让儿子名正言顺的继承我的一切,就知道该怎么做。」

    丁婕是知道米嘉行有小金库的,这个男人外表看起来老实憨厚,内里不知道有多少心眼子。

    终是服软道:

    「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那么蠢的,那你女儿呢,你不打算把钱留给你女儿吗?」

    米嘉行不悦的说道:

    「你别招惹她,也别挑衅她,敬而远之才是你该做的,懂了吗?」

    丁婕眼里有疑惑也有不解,到底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「你知道的,我最听话了,等这期节目录制结束,我就回去给你生儿子,虽然以后儿子要叫徐影后妈妈,但你得保证,有机会要让我多见见他。」

    米嘉行诱哄道:「只要你乖乖听话,儿子肯定会去见你的。」

    丁婕满意的挂断电话,她压根就不在意这孩子,反正她年轻,生了孩子,很快就能恢复过来,要是让徐艺菲帮她养儿子,那才好玩呢。

    米嘉行挂断电话之后,直接给徐艺菲打了过去,他轻声细语的问她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徐艺菲也没多想,仔细的说了一遍事情经过,末了还痛恨的骂了郑翠芬几句。

    等她发泄完情绪以后,米嘉行才犹豫着开口说道:

    「老婆,你也知道,我一直想生个二胎,咱们家娜娜不是管理公司的料,咱们总是需要一个儿子的。」

    一听他又说起这事,徐艺菲不耐烦的说道:

    「我都多大年纪了?还生什么生,你是想要我命吗?」

    米嘉行好脾气的安抚道:

    「你别着急啊,我说生孩子又不是让你生,咱们可以去国外找人生啊,你不是有冻在医院的卵子嘛,又不费事,最近公司开始盈利了,养个孩子又花不了多少钱,你说呢?」

    徐艺菲下意识的排斥这个做法,可一想到米娜的身世,到底还是没有反对,她也年纪大了,这个完整的家总不能就这么散掉吧。

    「行了,我也拦不住你了,你要找也找个像样的孕妈妈,我儿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生的。」

    米嘉行一脸喜色,满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「你放心,这事就交给我办,你就等着当妈吧,娜娜那边你也沟通一下,你放心,她永远是我女儿。」

    挂掉电话,徐艺菲先在警局处理好打人事件,然后才回农家乐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有很多客人了,徐艺菲赶紧帮忙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季安之也当起了服务员,她穿梭在客人中间,好不忙碌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古怪女人,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看,好似跟她很熟悉,眼里还有些季安之看不懂的情绪。

    那女人是一个人带着孩子来吃饭的,她身边围坐着五个女孩,最大的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,怀里还抱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觉察到她总是看过来的眼神,季安之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,走到她身边,弯下腰温和的问道:

    「这位客人,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?」

    那女人有一瞬间的手足无措,她不自在的理了理头发,鼓起勇气开口问道:

    「安之,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是卓芳啊,我们是高中同学,当年我们很要好的。」

    她的眼里满是期待,季安之一愣,她努力的搜寻了一下原主的记忆,好似是有这么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可她跟记忆里差别太大,一时确实不大能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季安之有些诧异的问道:

    「我记得你当初成绩很好的,怎么会过成这个样子?」

    卓芳看了她一眼,苦笑着说道:

    「我跟你一样没有上大学,我是跟孩子他爸私奔出来的,然后就一直没有回过家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满脸不可思议的追问道:

    「你是说,你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,然后跟着男人跑了?」

    她想不通,那男人究竟有什么本事,能让她放弃大好前程。

    卓芳点了点头,看了一眼怀里的儿子,她苦涩的说道:

    「我男人当年还是理发店的学徒,我俩高二的时候就偷偷好上了,当时我爸妈怎么都不愿意我俩在一起,你又跟我说你不上大学了,我想着不上大学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,就跟他偷偷私奔了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怎么都没料到,原主当年不过是想找个人倾诉自己的委屈而已,却改变了她的一生。

    卓芳抹着眼泪说道:「我这么多年,都不敢回去看我爸妈,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,我男人家里必须要我生儿子,我这左一个右一个的生,去哪都是带着一长串的孩子,什么都干不了,要不是在县城看到你,我还不敢过来呢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看着她苍老的脸,脖颈间似乎还有伤痕,她严肃的问道:

    「你跑到这里来找我,是需要我帮什么忙吗?」

    卓芳含泪点点头,她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说道:

    「我男人他打人,又爱赌博,我这日子没法过了,就想带着几个妞回老家,可是我没钱,身边也找不到能帮我的人,我只能来求你了。」

    季安之狐疑的说道:

    「我看你并没有被限制自由,难道他不知道你想跑吗?」

    卓芳摇摇头。

    「他知道我身上没有钱,今天过来,也是因为孩子们太久没吃肉了,听说这里的饭菜便宜,所以才让我过来的。」
最新网址:www.iyruan.com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